冰块_

您拨打的鸽子已关机,咕咕咕

大家都喜欢画辰砂小猫咪,我今天就要画辰砂小酷哥,嘻。

黑手党paro,有代入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活。

『此刻--请将一切抛诸脑后』
『我在你的左右。』

『你是叛徒我是什么?』
『是叛徒的挚友。』

『请将一切抛诸脑后』
『交给你的背后。』

顺手艾特催我的车干 @POX灼涟 ,求您写吸血鬼paro!

画一个早安吻!

小师叔:以后还亲吗?

碧莲:还亲。(老实)

小师叔:......(暴揍))

涂一个也总大头(・ิϖ・ิ)っ

悄悄涂了一张小师叔
一扯到小师叔就胡思乱想(误)
tag都是私心x
请自行脑补手是谁的x

接上次小破车的后续???

◇黑化亲分有。
◇血腥有。
◇r18有。
◇ooc非常有。
◇所以说我竟然填坑了!
以上没问题请往下......
↓↓上篇链接↓↓
http://kaidukaslaine.lofter.com/post/1d65a909_124a2835

 

 

压在罗维诺身上的男人放开他站起身来,挑衅地指着安东尼奥说道:“哟,你就是传说中的安东尼奥啊,也不见得你很强壮嘛?果然这小子是你的人?我倒要看看是我...”

「咔嚓。」清脆的声音让男人住了口。他低头看去,安东尼奥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面前,而自己的手以一种不自然的角度被握住、扭转。他抬头,触及到安东尼奥可怕的眼神,疼痛这才喷涌般袭来。安东尼奥此时更是捏紧了他的断掉的手关节,用力地向后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手!!!你是什么时候!!”男人握着自己的手颤抖着跪下,恐惧、疼痛与愤怒使他的表情看起来格外扭曲。

“别给我废话,人渣。”安东尼奥向侧边望去ーー那个角落塞满了喝完的,没喝完的酒瓶。他弯腰拾起一个酒瓶,用力地磕在大理石桌上。泛着反光的碎玻璃尖在地下的男人眼里反射出胆寒的光。安东尼奥一只脚狠狠地踹在男人肚子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他看着那个男人解开的裤腰,露出的东西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安东尼奥绿色的眼眸里泛起嫌恶。

“你、就是想用这肮脏龌龊的东西弄脏我的罗维诺?”

“我...喂、你要干什么??”

“放心,我不杀你。但我想,这东西你大概不需要了。”

“咳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安东尼奥的视野里掠过飞散的血花,温热的血溅到安东尼奥的脸上,他丢掉沾着男人血的烂酒瓶,没有管脸上的血迹。男人痛苦的缩成一团,酒混着血的气息让人作呕。

罗维诺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他脑子里所想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这混乱无比的场面,而是安东尼奥在这种时候说出来的字眼里,竟然并没有他所熟悉的那种乡土气息。活该,他心想。这话是对自己说还是对那个男人说的?他自己也不清楚。

角落里的男人全都战栗着发抖。有人战战兢兢地想要向安东尼奥求饶。真是可笑,在半小时前他们还是一副慵懒或恶毒的,无赖或流氓的嘴脸。但在此时,中间有一个胆大的扑向了罗维诺,掏出刀子对准了他。

这时罗维诺的眼罩滑落下来。看到一身血迹的安东尼奥,他也有些震惊。虽然听说过之前的事件,但那时他并不在场,觉得大概只是被夸大化的传言。与传言里相比,现在的安东尼奥,明显要更过分一些。罗维诺的药效愈发变强,甚至感受不到架在脖子上的匕首的寒意。他望着那个他所不熟悉的安东尼奥,喉间勉强基挤出一丝沙哑的声音,随后就失去了意识。

“安东...尼奥...”

“罗维诺,我马上带你走。”安东尼奥的身影在昏暗的光线中逐渐靠近了罗维诺这边,男人哆嗦着的手有些握不住刀柄,为了不让手里的匕首掉下去他用力握紧了它,但这让罗维诺的脖子被压出了淡淡的血痕。

安东尼奥的眼神暗了暗。男人突然感到自己身子一轻,一直抬头看着的安东尼奥在视野里变成了俯视,一低头,他的眼睛对上了那双祖母绿的眼眸。之前没有正视所以他无法看到安东尼奥的表情,男人惊恐地发现安东尼奥的表神情如此冷静,直视安东尼奥的眼睛所带来的压迫感不言而喻ーー现在安东尼奥整个人就像是伺机待发的绿色响尾蛇。男人颤抖着丢下了染刀锋血的匕首,晕了过去。

安东尼奥把这家伙砸在刚刚那个男人身上,转过身怜惜地抱起罗维诺,背对着的那些人并不能看到安东尼奥往罗维诺手里塞了一个小番茄。看着晕过去的罗维诺,安东尼奥决定还是明天来处理这些家伙。

安东尼奥淡然开口让他们明天等在这里,冷漠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唾弃。没有看那几个人一眼,他抱着罗维诺径直出了房间,只留下一串鞋后跟敲地的回音。

↓↓接下来的请走链接↓↓
https://m.weibo.cn/5257848174/4216129369370277

 

◇谢谢看完它的你们。谢谢喜欢我拙劣文字的小可爱们。比心。

发张远古旧图...无奈被欺负的亲分超可爱了!假装产粮。

亲子分儿童车预告???

♢黑化亲分预警,路人x罗维诺假车预警。
♢ooc。
♢然而开坑不一定填。可能什么时候高兴就有后续了...。
♢亲子分真可爱:D。
♢占tag致歉。



    白墙、红瓦。一座富有西班牙风格的房屋里,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桌面,木桌被击打出的闷响传递出了他有些不耐烦的情绪ーー他很少会不耐烦。他总是阳光,热爱生活,并保持自己一贯热情的生活节奏。通过房子里的摆设能看出他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但他有自己的底线。这个底线,或者说,他深爱的人,从昨天晚上出门之后再也没有回家,在他今天下午回家知道做完晚饭后。



    罗维诺确实是个不安分因素,可他不会总是这样,折腾完之后总是很快就回来ーー他离不开对安东尼奥的依赖的。安东尼奥也时时庆幸着他的这一点。昨晚在埋怨完安东尼奥的晚餐没有番茄后,这家伙气冲冲地出了门,临走时还没忘了给安东尼奥一句西班牙式粗口。这小子语言天赋看来只体现在骂人和撩妹上了,安东尼奥叹息。其实这并不怪安东尼奥,庭院里还没成熟的番茄上一次被罗维诺从基尔伯特那里借来的弹弓给打掉了。为此安东尼奥还惋惜了一会。

 

   
    易怒的性格使罗维诺总是把火苗往安东尼奥身上丢,但这也是为数不多他能够随意发脾气的对象之一。但昨晚他到底去了哪?总不至于因为昨天晚餐不和胃口而今天也不回来吃晚餐吧。想着想着,安东尼奥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他等不下去了。他后悔昨天罗维诺出门的时候没有拦住他。

 

     “那该死的例行会议...我应该多陪着他、早点去找他的。他可不能出事。”他立马站了起来,也不管被自己踢倒的红木凳,随手抓过一件外套就奔出了家门。



-------------酒吧包厢-----------


     包厢里混杂着酒味儿和烟味儿。烂醉如泥的罗维诺正侧躺在正中央。他眉头微微皱起,赤裸着上半身,只穿着裤脚被不均匀浸湿的裤子,嘴里是不是蹦出一句骂人的话语。一个身材壮硕的西班牙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将自己手里的烟猛吸一口,得意洋洋地向旁边刚刚自己叫来的同伙炫耀。
 

   
   
    “老兄们,今天真是走运!看这个细皮嫩肉的意大利人!他的脸真是漂亮。”
旁边的人都流露出羡慕之情,眼里写着贪婪和渴望。有个人举起了手:“噢,你不会就是叫我过来看看这个小子吧?没有行动我可不想在这跟你胡闹,我等会还有生意要做。”
   

   
    带头的男人走到罗维诺的身边,用脚把罗维诺翻过来,拿起桌上的酒往自己嘴里灌。罗维诺不满地哼哼一声,眼睫毛翕动了一两下。“当然不是了,不过我要先尝尝这小子。你们知道吗?这家伙能喝着呢。今天我看他一直在骂骂咧咧地喝闷酒,于是坐下和他一起喝。我给他灌了很多酒才把他灌倒。啧啧啧,他的皮肤真是滑嫩。”这家伙的手抚上了罗维诺的脸颊,仿佛这是他的所有物一样捏了一下他的脸颊。接着他拿起桌上的一杯水,泼在了罗维诺脸上,随后将烟按灭。“我可不喜欢你像个尸体一样,醒醒!”

 

    罗维诺缓缓地睁开眼睛,在清醒的瞬间他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随后开始破口大骂。“把你的脏脚给我拿开!该死!放我走!你....”男人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上,钝痛和窒息感让罗维诺开始咳嗽而闭上了嘴。“别急,小子,真是好脾气!让人兴奋的性格啊...你可别胡闹,这里是我的地盘。”男人品味般地露出了满意地笑容,说罢便压上了罗维诺的身体。罗维诺不胖不瘦,身体饱满而匀称,在暖光灯下看起来十分诱人。


   

    那个男人身后的低沉男音让他意识到也许这里有很多个男人。不......他只是来这里喝酒解闷,他其实并不是因为那小小的番茄而生气,只是最近安东尼奥实在是很少陪他,早出晚归,屋里总是只有罗维诺一人。噢....怎么会这样。虽然他平日里表面上看起来沾花惹草,但他绝不会触碰安东尼奥的底线,顶多是点到即止。再说了,他根本不愿意和这些浑身汗臭的流氓发生关系。

 

    罗维诺开始感到极度地不安。除了安东尼奥之外还没有人碰过他的身体,被不熟悉的手抚摸的感觉、不熟悉的气息喷在身上的感觉让他作呕。他的眼睛被蒙住了什么也看不见,他只能靠自己的本能挣扎着,但裤子也被褪下来。耳边是令人嫌恶的调侃声和邪笑声,他开始后悔没有回家。他一边害怕着一边破口大骂:“你这个狗日的流氓,让人恶心!渣滓,快放开我!安东尼奥会让你们好看的!”他向前面啐了一口,正吐在男人脸上,并且在对面放开他的空隙猛地踹了男人一脚。

 

    男人捂腹咆哮,大喊大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我搞定他!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那些人闻言过来抓住了罗维诺,还有人调侃道:“你连这么个小子都搞不定啊。”
 

    “等一下,安东尼奥?那个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这小子是他的人?”有人阻止了男人。安东尼奥在流氓地痞里的名声可不太好。曾经有个地痞头头在他喝醉了酒的时候在酒吧里挑衅过他,结果不知道那家伙把那个人和他十几人的同伙全都揍了个半死。事后他却说,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仍旧笑嘻嘻地要和他们握手。那个人丢了面子,便又叫了几十人要教训安东尼奥,但他们一起上也都被他打了个半死。那时候罗维诺还不在,在有了罗维诺以后,安东尼奥已经没打过架了ーー他可没有这个时间。当然,也不会去酒吧喝酒。事情传开后他们都避安东尼奥十米远。安东尼奥则是耸耸肩ーー又不是我先犯人的。
   

   
    “安东尼奥?那又怎么样,我可没有亲眼见过他打架有多厉害,况且我们这里有五六个人哩。先搞定这小子再说。”壮硕的男人冷哼一声,看着被其他人捉住的罗维诺说道:“没关系,你会高兴起来的。”他拿着一粒白色的药慢慢靠近,脸上的横肉都因为兴奋而挤到一块去了。


    罗维诺的眼睛里顿时就写上了惶恐和不安。即使嘴皮子硬,他也惧怕这个他有可能知道是什么的小药丸。


    “不、不要过来...求...求求你...”男人捏起他的下颚,挣扎的罗维诺甚至牙齿都嵌进了肉里,但并没有成功逃脱,罗维诺呜咽一声,药丸仍然滑进了嘴里。他狠狠地咬着牙,不再挣扎,脑海里只描摹出那个时时刻刻会保护他的人的背影。为什么自己不好好听话?罗维诺不想在这些人面前露出他的那副下流模样。他要把自己裸露给这些人然后被肆意玩弄么?


    “不、不行...混蛋...!呜...安东尼奥...”罗维诺的手也被束缚住,只能死死地夹住双腿。药效开始发作了,天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别挣扎了,好好享受吧。”男人哈哈大笑着,粗野地扒下了罗维诺唯一可以遮挡自己的那一小块布,撑开了他的双腿。
不要,绝对不要...!!!为什么这么倒霉...
“你这只粗鲁的野猪...快给我滚开!”怒火与惊恐刺激着罗维诺敏感的神经,他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这张还能控制的嘴。
“死鸭子嘴硬?那就给我ーー”


    「轰隆ーー。」
酒吧的包厢门传来一声巨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包厢的门直接从门框上脱落,倒在了地下。外面嘈杂的音乐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只有交接闪烁的五彩灯光打在门前那个没有抬起头的男人身上。他身高并不算太高,外表也长得不吓人,但却施与在场的人一种倒吸凉气的恐怖气压。昏暗的房间里,他那一抹色调显得更为昏沉,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他额上的青筋暴起,拳头也紧紧地纂成一团,恼火在他的胸膛里压缩着,似乎就要喷薄欲出。当他缓缓地抬起头,黑着脸用最冷静的声音来了口。


「你们。在对我的人,作甚么?」


       安东尼奥话语很清晰地传进了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光听语调声色,这句话似乎并不带着有多大的恼怒,但是却给人一种安静的压迫。罗维诺马上就知道,他这是已经生气到极点了。一改平常温和的性情,这是被踩到雷点的安东尼奥。